楚雄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杀手女王爷的丑陋夫郎

发布时间:2019-06-26 02:25:46 编辑:笔名

紫王爷府。“师父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刚迈进门,就听到白起咋咋呼呼的叫声,边叫着边挥舞着一把扇子朝这边跑来。凤琴歌跃下马车,萧若卿跟她后面也跳了下来。凤琴歌往后淡淡看了他一眼,还是像交代一个小孩子一般不放心的交代他:“跟着本王走,别跑丢了!”萧若卿一愣,却是敏感的感受到话语中的关心,心里一暖,点了点头。凤琴歌这才转过头,迎着白起跑来的方向走过去,走到门厅,白起也走过来,凤琴歌方停下脚步,淡淡道:“怎么了?”白起跟怨妇一样哀嚎道:“师父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徒儿都在这儿喝了二十杯茶了,让他们给我上菜他们都不听我的,一群混蛋!师父,我肚子都饿扁了,师父,你见没见过扁豆,我的肚子就是那样的!我的肚子比它还扁,它熟的时候实际就不扁了,我那肚子就跟它才长出来形的那样……”凤琴歌揶揄了他一眼,没兴趣听他的肚子形状究竟是扁豆还是豌豆,冷声朝一旁恭敬候命的下人命令道:“去吩咐厨房做些好的,送到本王的青龙殿,今日人比往日多。”下人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便倒退着身子退下了,退下之前还遭了白起一眼冷记。凤琴歌没搭理白起,理了理袖子,转身朝萧若卿道:“你去换一身衣服!这衣服……”凤琴歌眉毛皱了皱,“本王看着扎眼!”萧若卿倒没有异色,听话的点了点头,白起这时似乎才注意到他,一见眼里掠过诧异,惊奇的跳到萧若卿身旁叫道:“师父,你从哪儿抢回来的新郎啊!啧啧啧,师父您口味果真不一般,这新郎这型,啧啧,之前我还觉得柳十娘胡说八道呢,看来是不假呀!哦,对了,柳十娘她,她……”还未说完,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白起望着天空白云朵朵悲催的做着平移运动加上自由落体运动,啊的一声,砸在了院落里流淌的一条小溪里,水花四溅,白起哭丧着脸,边扶着溪底硬趴趴的石头和滑溜溜的泥,坐起来,头发跟面条一般黏在一起,啪啪的往下滴着水,他脸上一脸窦娥冤般的委屈,他这招谁惹谁了他?又被吹了,看来不只是那新郎要换衣服了,他也得换衣服了。凤琴歌深呼吸了一口,还是侧过身看向面色发白的萧若卿,嚅动了下嘴唇,破天荒的竟解释道:“白起他,说话一向有口无心,喜欢胡诌,你不要多想……”方才她是注意到白起说他有型时他脸色刷然苍白,真是过于敏感了。萧若卿认真的看了眼她笨拙的解释,嘴角泛起了个苦笑,他不会怪别人的,自己什么样自己心里清楚,只是在她面前自卑罢了,他摇了摇头:“那王爷,若卿下去换衣服了!”凤琴歌唇动了动,看着他黯然已经转过去的背影,想唤住他,跟他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美,多么善良,那些人都是鱼木眼,有眼不识泰山。可张了几次嘴唇,还是没叫出口,说了又怎么样呢,即便是说了,他现在也肯定在想,她是在安慰他。可看着他跟着下人一步步的走过去,那背影是一片荒凉孤寂,这路似乎一直是他一个人独自熬着,独自前行着,方才她的解释根本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她心里一疼,还是没有按捺住内心的冲动,喊道:“等一下!”萧若卿差异回头,奇怪的看向她。凤琴歌犹豫了两秒,手上前紧紧握住了他的胳膊,声音虽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透露着坚定和不容置疑:“你以后只要跟着本王,本王可以保证,这样类似的话你不会听到第二遍!”萧若卿颤了颤,不错眼珠的和她对视,他从她的眼中看见了认真和真诚,但是……他黯然收回了眼,说道:“王爷,若卿真的没有事,方才,白起他,并没有怎么说我,王爷不要多心了,若卿退下了!”……青龙殿。凤琴歌坐于楠木椅上,下人很快就奉上清茶,同时也给萧若卿倒上,当倒到白起时,白起慌忙拿走杯子,不迭摇头,“哎!别别!白爷我不喝!白爷我都喝二十杯了,再喝我就是水桶了!”下人只好收起。白起已换了衣服,边抖动着双腿边往门口焦灼的望着,嘴里咕哝着:“饭怎么还不上来呀!”凤琴歌品了口清茶,想到为了避免麻烦,昨日夜行军赶路,于是清晨便抵达京城,而早饭也自然是免了。不怪白起饿,自己也有些饿了。想到这里,又看向萧若卿,他安安静静坐在那里,换了一身白衣,看起来很干净,又有一股恬淡气息,不时浅抿一口茶,这幅画面倒让人联想起像是一位将军劳碌后短暂休息的场景。凤琴歌眉色微动,他今日结婚,按习俗应该天不明就起床,然后是一天繁琐的礼仪,从早到晚都吃不上什么东西,而男子身体又弱,他应该也饿了吧。想到这里,她头转过来,把凉凉的目光投向站在下方的下人,冷冷的吩咐道:“你去吩咐厨房,在半刻钟内再呈不上来饭菜,全斩了!”那下人身体一哆嗦,“是是!”连连答应着,表情惶恐跟逃命似的逃出了青龙殿。她这一吩咐完,白起跟萧若卿都转头惊诧的看着她,她在他们面前虽然冷,可从未这样视人命为草芥过,一点不慎就要杀人。凤琴歌表情淡然,对他们投过来的眼神视若未闻,慢慢举起那盏茶,浅抿了一口。两人虽然惊诧,但都没有问出声,萧若卿虽觉得这样太残忍,但自己没有资格劝她也劝不动,也许这只是她命令下人的一种手段。白起这厢暗道果然印证了传言,不但不觉得这样不好,反而暗暗惊叹,王爷真是帅呆了!太牛叉了!他也要成为这样的!这命令果然奏效,当那下人传达命令回来时,他身后已跟了两溜十二人端着精致象牙盘的下人,每一个人都谨小慎微,不出丝毫差错,将菜一个个有秩序的摆放好在桌子上。扣菜的碗揭开,是前菜四品:糖醋菏藕,辣白菜卷,泡绿菜花,喜鹊登梅。并勃勃两品,肉末烧饼,龙须面。及正菜四品:八宝野鸭,罗汉大虾,串炸鲜贝,五香酱鸡。还有应时水果拼盘一品,慧仁米粥一品。白起盯着呈上来的五花八门的菜眼都直了,只差口水从那嘴角飞流三千尺了。贪婪的目光及其艰难的从菜上移开,看向凤琴歌,她还没动筷,他不敢动筷,万一再给自己一袖子怎么办?凤琴歌余光瞟到他那可怜的眼神,心里明白,唇角一勾,举起筷子夹起一块八宝野鸭,正欲放到萧若卿碗里,一侧头,却发现萧若卿根本没落座,在一旁恭敬站着,凤琴歌眉色疑惑,筷子半举着,启声问道:“怎么不坐下?”萧若卿低了低头,面色卑微道:“若卿身份卑贱,怎可与王爷坐在一起吃饭?王爷且安心吃吧,若卿不饿。”凤琴歌眉头一蹙,白起已插话道:“卑贱什么卑贱,我这个乞丐都与王爷一起吃饭了,你怎么就不能一起了?赶紧坐下坐下,白爷我都饿死了!”凤琴歌点了点头,道:“在本王这里不必讲什么规矩,还有,”凤琴歌头微斜,“你忘了本王在马车里警告你什么了吗?或者,你还想再来一遍?”萧若卿一怔,脸色通红,自然想起来凤琴歌说的话,生怕她做出什么动作,忙不迭的坐下,那速度,兔子都没有他快。风琴歌眼角浮出笑意,顺势把筷子上夹的八宝鸭放到萧若卿碗里,温声道:“本王尝着这个不错,你尝一尝。”这夹菜的一下,在凤琴歌这里,不过是自然而然。可对于这屋子里恭候的下人来说,可是晴天霹雳,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王爷会给别人夹菜?开玩笑的嘛!白起举着咬了一口的肉饼扬在半空中,嘴里的还没咀嚼完,怔楞在当场,王爷这是移情别恋了?随即想想,也是,那个阏氏反正已经死了。王爷换换人抚慰抚慰弥补弥补自己的伤口是应该的,这样想收回看两人的大眼珠,没有多余功夫吭一声大口大口的咬肉饼。而凤琴歌完全没注意这些,见萧若卿稍远一点的地方他都不会伸筷子,于是自己夹得时候也就顺势给他夹一些。于是这顿饭吃的下人惊掉下巴,当事人满脸羞涩又不敢开口阻止,而凤琴歌吃得倒很惬意,不得不说,这次的菜做的还真不错。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保定治癫痫病
济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双鸭山癫痫专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