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泩死壹步之遥问题炪茬哪防踩踏事故看國外怎

发布时间:2019-07-12 23:34:10 编辑:笔名

生死一步之遥问题出在那 防踩踏事故看国外怎么做

上海踩踏事件发生当晚,外滩人流量密集

纽约 纽约时报广场上聚集的人群被分割成片区

成为日本社会广泛关注人物的 DJ警察

后退哥 吴登民

遇难者名单

市民在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向踩踏事件的遇难者献花

上流传着两张对比照片:一张拍的是上海踩踏事件当晚的现场,人群动弹不得;另一张标注为纽约时报广场的跨年活动庆祝场面,人群被分割为不同片区,井然有序。

我国已逐步建立起一整套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但为何悲剧事件仍屡屡发生?预案制定和响应能力存在那些薄弱环节和隐患?这两张照片是否能给我们带来警示?

动态消息

上海外滩踩踏事件36位遇难者名单公布

重伤员已减少到9亾

3日,根据上海市政府办官方微博 上海发布 消息,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迄今全部36位遇难者身份已核实,名单均公布。

2014年12月31日晚发生的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件已致36人死亡,49人受伤。继2日分两批公布35位遇难者名单后,第三批1位遇难者身份也于3日上午初步核实。36位遇难者名单全部公布。根据名单,遇难者年龄小12岁,37岁。

3日公布的这位遇难者名为刘亚杰,女,18岁。

另获悉,遇难者中包括有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等高校学生。

此外,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发言人邬惊雷表示:经过医务人员近60个小时夜以继日的抢救,截至1月3日上午11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伤员中已有20人经诊治后出院,29人继续在院治疗,其中重伤员已减少到9人,个别伤员病情依然危重,仍在积极抢救治疗中;仍在院伤员中男性7人,女性22人;已与所有伤员家属或同事、朋友取得联系。 据新华社

人物

后退哥 吴登民:

已经有人在指挥后退 但喊出来才管用

这些天来,外滩事故的亲历者受访回忆起那场可怕的事故时,几乎都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声音: 后退! 后退! 正是这个简单的词汇扭转局面,挽救无数人的性命。

事后,友给这个群体取名为 后退哥 ,多方信息显示,事发时现场齐声喊出 后退! 后退! 声音者大约有上百人。

辗转找到了他们中间的一人,吴登民,1981年出生,现为上海一旅游公司的主管。事发时,他处在现场中心,就快要被人流压倒,于是大声向站在高处的年轻人喊: 快喊(后退)! 快喊(后退)! 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否被听到,但随后那句救命的 后退 声开始齐整,更多人一起大喊,厄运终于至此止步。 据新京报

如果不是这个声音,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后果,当时的情况是,大家整齐地喊后退时,往下冲的劲儿好像一下子就收住了,其实这个时候,除了已经被压倒在地上的,其余在台阶上的人基本上都是压得倾斜着,就像一个倾斜的翻斗,再来一点力,估计就全倒了。 吴登民

事故探究

上海专家:

公安的不能回避

2014年12月31日23:34,上海外滩陈毅广场通往观景平台的楼梯处有人被挤倒,此后,乌压压的人群倒下,压了几层;23:55,所有倒地没有受伤的人站了起来。短短21分钟的时间,死神带走了36人的生命,平均每分钟带走1.7个。

从目前可知的情况来看,死神是跨过数个关口来临的,如果其中某一个关口足够坚固,或许它到不了终点。在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看来,信息传达、人流预估、人流导向三个关键环节的失守,使得惨剧终发生。汤啸天教授长期关注上海市的公共安全,曾经参加过《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的听证会,并提出消除人流对冲隐患的建议。

信息传达、人流预估、人流导向等三个关键环节失守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外滩踩踏事件在那些关键环节出了问题?

汤啸天:个问题是,活动地点变了,但是政府对于公众认知习惯可能造成的情况没有预估。上海近三年来,每年都有外滩灯光秀,都可以在陈毅广场的观景平台看到,但这次改变了地点,改到了外滩源,采取凭票入场的方式。但这个更改信息没有清晰地让民众知晓,一般老百姓都不知道外滩源,只知道外滩的观景平台,这里有认知上的习惯。更何况很多外地人接触不到上海已经发布的信息,这些信息没有准确有效传达,而外滩又是上海标志性的地方,跨年当晚会聚集大量人群。

第二个问题是,政府未根据前几年外滩灯光秀的大数据做好预估。前几年的灯光秀做了很好的安排,工作也比较严谨,但警察的压力非常大,今年取消了。前几年外滩跨年的人数是有数据的,历年来维护外滩公共秩序也是有经验的,在今年这样一个转场,这些数据和经验是可以参考的。

第三个问题出现在台阶处,如果在此实行单向通行的话,是不会出现人流不通的情况的。这是个单向交通的控制问题,只要控制住,一方只上,一方只下,产生人流对冲这样的危险是可以规避的。台阶和坡道是危险的人流对冲点,在台阶上,一旦有人绊倒,后面的人失去重心就会倒上去。平路上顺着人流走,只要不倒下,被挤死的可能性不大,但倒下基本就是生死未卜的,不知道会被谁踩到。

外滩观光平台没有活动并不能回避公安的

:黄浦区公安局指挥中心副队长在发布会上称,因为当晚外滩没有灯光秀和跨年活动,所以没有对人流进行控制、交通管制。

汤啸天:外滩观光平台没有活动并不能回避你做人流组织和引导的。人流是自然状态,当过于密集时,不组织就会产生对冲。如果这个地方就几百个人,可以不组织,但如果这个地方有几十万人,不组织行吗?

即便当晚外滩没有活动,根据以往的数据和经验,对于当晚人流数量也应该有一定的预估。 据凤凰

清华大学专家:

1平方米站两人须管控

作为公共安全领域的一名研究人员,我对此次上海发生的惨剧非常痛心。 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陈涛前日对说。他提醒说,政府对大规模群众聚集一定要有 如临大敌 的心态,需科学制订管控方案。

数人头+视频监控

在大规模人流安全监测防控方面,实际上有很多有效的防控措施、监测预警技术可以采用。 陈涛说, 清华大学公共安全研究院针对佛山的 行通济 活动做过专门的人群流量与应急方面的研究。 (佛山元宵节 行通济 是珠三角地区特色和影响力的节庆活动之一,元宵节当晚,有几十万人齐聚通济桥前。)

针对重点公共场所,可以采取人群数量和人群密度的监测技术。一是人员计数技术, 陈涛说, 简单一点,就是数人头,对进入某一区域的人员数量进行统计,从而获得对于重点区域人员总体数量,基于此对总体风险程度有一个判断,启动限流、疏导等流量控制措施;二是智能视频监控技术,目前很多场所都安装有摄像头,可以对图像中的人群密度进行识别和评估,甚至可以对异常人群行为进行识别。

多大的人流必须管控?

从思想上,政府对大规模人群聚集要有 如临大敌 的意识。对于区域人流控制要有专门的应对措施,必要时设立现场指挥部统一指挥,部署足够警力、安全人员并统一协调区域限流措施。 陈涛告诉,每年大规模人群聚集活动的类型不一样,警方一定要尽量避免举行容易引起疯抢、过激行为的商家活动。

据介绍,国外大量研究显示,当行人空间值接近0.28平方米/人,即人群密度为3.6人/平方米时,人群就容易出现危险。目前国内对公共空间有多大人员密度就必须进行管控还没有统一的指标。广东省公安部门有关负责人援引一项研究数据指出,室外公共场所达到0.75平方米/人时,即必须启动应急预案。实际上,当公共空间中行人空间值接近0.47平方米/人时,人群会变得非常拥挤,接近堵塞。因此国内有专家建议:公共场所高强度客流正常集散的安全性人均占有空间指标,应大于0.47平方米/人。即1平方米站了2个人,即必须开始管控。不过在实际运用中,国内城市管理还很少用到这个数据。 据羊城晚报

他山之石

踩踏事件的 德国思考

2010年发生在德国杜伊斯堡的踩踏事件造成21人死亡,超过500人受伤,德国人对于那场悲剧至今记忆犹新。德国媒体和专家对踩踏事件的成因、预防和应对进行了分析和反思,或许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控制人流

德国灾难研究专家马丁 福斯说,当人们在极度拥挤、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即使微小的事情也会很快改变集体情绪,引发恐慌,导致推搡、踩踏发生。

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迪尔克 海尔宾表示,人多地方小常常是踩踏发生的主要原因,当狭小空间内的人群密度达到一定程度后,空间内的人就很难出来。这时,如果有人急躁地试图摆脱人群,同时又有人往里挤,双向人流就可能导致 人群湍流 ,令人难以站稳以致摔倒,进而导致踩踏。

如今,德国首都柏林每年跨年夜和遇有欧洲杯、世界杯等大型体育赛事时,会在市中心主干道 六一七大街,划出一段大约两公里的封闭区域,用于举办晚会或集体观赛活动。

这些活动均严格控制人数,当人数达到上限时便关闭各个入口,只许出不许进。在刚刚过去的迎接2015跨年庆典活动中,由于采取了限流措施,六一七大街上的人数被控制在100万左右,没有出现过度拥挤的情况。

出入分开

德国专家在分析杜伊斯堡踩踏事件时发现, 爱的大游行 安全预案里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是共用一个出入通道。

福斯说,大型活动出入口通常容易出现拥堵,因为人们往往会在此停留观察,再决定下一步往那走。由此,大型活动必须多设出入口,并把出入通道设为单行线,以隔离不同方向的人流。

此外,当时活动场地出入口前有一处坡道,也影响了人流。踩踏正是发生在那段坡道上。

情绪疏导

如果不幸遭遇踩踏事件,德国专家的建议是,无论组织者还是参与者都要尽量保持冷静。

对于组织者来说,重要的是冷静决策,能在踩踏发生初期就采取行动,向人群传递真实、明确的信息,并按照预案尽快疏散人群。如果组织者着急地大吹口哨或喊叫,反而容易加重恐慌情绪。

对于遭遇踩踏事件的个体来说,冷静同样至关重要。人们应尽可能避免被恐惧情绪传染,尝试找到紧急出口的位置,并朝出口移动。在此过程中,应保持站立,并顺着人流方向侧向离开人群。如有可能,还应尽量安慰身边乱了方寸的人。

在慌乱中保持冷静不但可能自救,还可能帮助他人。柏林洪堡大学群体行为专家延斯 克劳泽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人群中,如果有人坚定自信地朝某一方向移动,其他失去方向的人也会选择跟随他移动。

另外,事件平息后,对亲历者的情绪疏导也很必要。杜伊斯堡踩踏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建立了心理咨询,帮助民众克服心理难关。

安全预案

公共安全专家扎比娜 丰克说,举办大型活动前,组织者应提前做出危险分析,考虑到可能带来风险的任何细节。

她认为,活动过程中,组织者需时刻关注现场情况,留意人群动向,即使是隔离带前的垃圾也不能忽视,因为垃圾可燃。活动结束后,组织者仍然需要控制离场人流,避免人群同时涌向地铁站台等狭小区域。

她指出,安全预案仅仅符合法律规定还不够,不同活动有不同的参与群体,活动策划时还要考虑到这些人的心理状态等没有在法规中标明的因素。

现阶段,德国大型活动安保措施主要包括配备足够的安保和医护人员、限制入场人数、避免狭窄出入口、用隔离带将人群分流、保障足够的逃生和救援通道、设置醒目指示牌、提前提醒人们可能出现的危险等。

同时,一些企业和科研机构还利用无人机拍摄等手段监控人流,一些活动组织者也在尝试借助应用提示人们可能出现的危险及规避措施。 据新华社

其他国家

在人员密集处发生拥挤踩踏事件的风险始终存在,节假日期间,发生这种事件的几率较平日高出许多。国外也曾多次发生过许多踩踏事件,一些国家有不少相关防范措施,力争将悲剧的发生率降到。

日本

DJ警察 诙谐疏导球迷

2013年6月4日,日本足球队赢得世界杯的出场权,东京涉谷街头瞬间聚集了3万余人。面对人山人海,日本警视厅一名警察站在高高的指挥车上,不断地通过高音喇叭向狂欢的人们陈述以下的话语: 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们不会对大家发火。我们都是日本队的队员,请听一听队员的话好不好?让出左边的道来,一二三,往后退1米。对了,就这样,很好。 在这位20几岁的 DJ 警察的诱导下,几万人狂欢的恐怖场面立即变得有秩序起来。这名警察因此而走红。

早在2001年,日本兵库县明石市因举行夏季烟火大会,发生踩踏,致11人死亡。这一事件之后,日本国会修改了《警备业法》和《国家公安委员会规则》,在警察业务中新增了 杂踏警备 。

阿根廷输了的一方球迷先离场

作为足球大国阿根廷每当重大赛事发生,但是当心爱的球队输了球,特别是输给自己宿敌的时候,人们的情绪就变得有些危险了。所以每到这样的宿敌之战,球场方圆两百米的街道全部都禁止机动车行驶,目的是给球迷的撤离留出足够的通道和空间,而每个街口都配备了足够了警力。当比赛结束,输了的一方的球迷必须先离开球场,当他们走出球场,警察会不断催促他们尽快离开。半个小时后,赢了的一方的球迷才能起身离开。

美国广而告之及分而治之

年年岁末,逾百万人聚集在纽约时报广场观看歌舞表演。人流管理主要依靠两条措施。首先是广而告之,让参加活动者清楚知道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其次是分而治之,将时代广场及附近街道用防护栅栏分割为不同方块,分片控制人流,待一块区域容纳一定数量游客后,预留出紧急通道,封锁该片,只进不出。如此一片一片地拓展开去。

澳大利亚

扩大无饮酒区域

在2013年澳大利亚悉尼跨年庆典烟花汇演中,现场观众达150万。为保障安全,警方提前两周通过传媒向公众普及安全知识,并告知人们届时将扩大无饮酒区域及警方将采取的措施等。这些举措让公众心中有数,增强自律。

法国

酒吧被要求早早打烊

在巴黎,为保证新年期间外出庆祝市民的安全,烟花爆竹及一切易燃品被禁止销售。在人流密集的香榭丽舍大街及埃菲尔铁塔附近区域,还禁止销售任何含酒精的饮品。酒吧、啤酒馆在这天都被要求早早打烊,只留下咖啡馆营业。一些人自带香槟及酒杯上街,不过毕竟有限,可能滋事的 酒鬼 数量大大减少。

英国

有专人负责统计人数

有25万人到泰晤士河边观看了2013年新年焰火表演。在议会广场等区域,有专人负责统计人数。人数达到各区块所能承载人数上限,将停止放行。 据新华、中广等

企业网站模板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如何开通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