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中国网事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要求医师微博问诊

2018-12-14 00:35:17

中国事: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要求医师微博问诊引争议

中国事: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要求医师“微博问诊”引争议   “微博问诊”如何监管成课题

近日,新浪微博上的一条要求医师“微博问诊”的信息引起了友的广泛关注。发布消息的是新浪实名认证微博“甘肃刘维忠”,认证身份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这条微博,将甘肃省卫生厅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民、专家褒贬不一,“微博问诊”,是否能够成为互联时代公众“求医问药”的新路径?这是“甘肃刘维忠”新浪实名认证微博(8月13日络截图)。新华社发  新华兰州8月13日电(王博)近日,新浪微博上的一条要求医师“微博问诊”的信息引起了友的广泛关注。发布消息的是新浪实名认证微博“甘肃刘维忠”,认证身份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这条微博,将甘肃省卫生厅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民、专家褒贬不一,“微博问诊”,是否能够成为互联时代公众“求医问药”的新路径?  (核心事)甘肃省卫生厅厅长要求医师“微博问诊”引争议  新浪实名认证微博“甘肃刘维忠”近日发布了一条要求医师“微博问诊”的信息,引起了友的广泛转载与关注,博主的认证身份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  该微博称,“甘肃省卫生厅决定把腾讯和新浪建立微博作为中医师带徒考核内容,1000个中医师傅每人建2个微博,由3个徒弟维护,群众提问的医疗问题由徒弟整理请教师傅后回答,每人每年必须回答100人以上问题。卫生厅在媒体发布这2000多个围脖名称。同时,建立3000个西医围脖,回答患者提问。”  该信息随即被友的讨论淹没,叫好声、唱衰声共存。  相当多的中医拥趸如民“玉山-白雪”、“多多dddd”等对中医师织“围脖”表示期待,希望能够尽早推出。  而“张七公子推特官方微博”和“姜广策”则提出疑问:实际操作中咨询和看病的明确界限在那里?如果医生在微博上回答患者问题,产生的医疗和风险如何处理?  另有民质疑,医生“微博问诊”如不列入考核,将很难保证长效;但是列入考核后,在利益驱动下,个别医生可能雇用络水军甚至采用强迫患者先微博提问后看病开方的方式完成任务。造假和作弊终会使“微博问诊”流于形式。  (延伸阅读)甘肃省卫生厅回应:“微博问诊”8月底前开始实行  8月4日,甘肃省卫生厅在其官方站上公布了《关于在全省利用微博开展健康传播的通知》,正式提出,甘肃省1000名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指导老师和1500名取得主治医师职称以上的临床类别执业医师,要在2011年8月底前每人以实名分别在新浪和腾讯注册开通个人微博,微博数目共计5000个。每个二级医疗机构和疾控、监督、血液、健康教育等卫生机构开通个人微博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不少于10人,每个三级医疗机构开通个人微博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不少于50人。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开通个人微博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要与“甘肃省卫生厅”和“甘肃省中医药管理局”的实名微博“互粉”,从而形成甘肃省卫生系统微博群。  这些微博将主要通过转载和发布健康信息,回答友在微博上的提问和咨询等方式,承担健康教育和健康咨询,收集、整理、验证和推荐民间单验方,为群众提供就医指导,收集群众对医疗卫生工作的意见建议等任务。同时,专家之间还要利用微博进行相互交流和联系,并鼓励专家通过个人微博积极参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健康指导。   同时,甘肃省卫生厅将把全省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工作指导老师个人微博的开通使用纳入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工作年度考核内容,以期逐步建立五级中医药师承指导老师使用个人微博的长效机制。   甘肃省卫生厅称,5000个医师微博的建立,“旨在通过官方微博和个人微博的良性互动,实现在医改中提供便民惠民的医药卫生服务,规范提供相关咨询,逐步建立政府与民众、名医与民众的交流平台。”   (反馈链接)“微博问诊”监管难 将带来新的法律问题   甘肃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教授张全仁认为,“微博问诊”拉近了医生与民众间的距离,密切了医患关系,尤其是中医络问诊,实现了传统医学与现代新兴传播方式的结合,在解决眼下就医难、看病贵的问题上能够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开办初衷值得称道。   但他同时认为,“微博问诊”仍然不能取代正规医院的“望闻问切”,只是单纯通过患者的语言描述来确定病因病种及如何诊疗,不够谨慎与专业,有悖医生的职业操守。操作中,由于“咨询”与“看病”的界限往往无法掌控,产生的医疗纠纷也难于处置,将带来新的法律问题。   在采访中也了解到,目前国内对互联医疗活动的监管尚无专门法律规范,“微博问诊”需要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出台具体可行的操作规范和监管规则,否则将陷入患者“维权难”、医师“风险大”的两难困局。

钣金加工
粉墙机器
儿童游戏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