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号角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6:45 编辑:笔名

【唐朝】  张一斗被抓壮丁了,虽然让他去打仗,可是却没有给他兵器,只给他了一把号角。青铜的号角,号嘴儿的地方被嘬得成了银白色,号子筒上却有点点的乌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看出来它不是新作的。  张一斗明白了,自己从今以后就是战场上的号角手了,他们抓来自己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自己是方圆数十里的号子手。并不是战场上发号施令或者振气壮威的,而是红白喜事凑班子的。他会吹的曲目有很多,比如《玉皇甫》再比如《山羊过坳》,张一斗闭着眼睛也能吹得方圆数十里无人超越。他的小音尖锐高亢,大音浑厚悠扬,他有足够的中气,这些不是一般力气人所有的。而一般力气人做的事,他一件都不会做,比如打猎,比如耕地,再比如爬树。他实在觉得自己天生是做文雅活的,那些粗活笨活,自己不会并不丢人,甚至有点自傲,会那样活的人,都不是文雅人。  看到张一斗拿着号角,很多士兵的眼里露出了羡慕,还有就是一丝惋惜,不知道在惋惜些什么?  张一斗经历的战便是在山西打响的,离家数百里的地方,听说是为了袭取叛军。他不懂这些,只知道自己遇到难处了。玉皇甫和山羊过坳不能吹了,因为这不是喜事也不是丧事,需要一些振奋的音乐。张一斗茫然了,不过却有个老兵故告诉他:没有那么多讲究,你就吹那些迎亲的时候吹的喜乐吧,听着心情舒畅些。张一斗迷惑了,音乐这么神圣的事情,怎么可以不讲究呢?如果不讲究了,岂不是跟笨牛犁地没有区别了吗?可是他也实在不知道该吹什么,便只有听从老兵的话,吹了一曲天下太平。是站在树上吹的,深长的山坳里,似乎只有脚下这棵树,茂盛。两个士兵把他顶了上去,告诉他,不停地吹,什么都不要管,什么时候有人来接你了,你就下来。他当然要等有人来接他,不然这么高的树,那么坚硬的地面,跳下去还不被摔死了?  于是,战场上响起了天下太平,高昂嘹亮,绵延不绝。  然后,果然天下太平了。  远处的士兵喊声震天,连张一斗脚下的树都震得簌簌直响。胜利了,胜利了。张一斗也很兴奋,胜利了,自己可以回家了,自己的后半生还可以娶了媳妇,生个娃,不,生一个不够,要生就生几个,万一再有抓壮丁的,抓走一个之后,还留有一个可以养老。他想着想着就笑了,似乎是在幻想娶到的媳妇白白胖胖的。  可是,直到天黑了,夜来了,还是没有人来接他。  难道胜利的是敌人?自己这一方正义的军队输了?  张一斗的脸色比夜还黑,他就一直黑着脸等,等呀,等啊。他不敢叫,因为他不知道胜利的是敌人还是自己的人,万一叫来的是敌人,还不如来个狮子或老虎的好。两天两夜,张一斗等得实在熬不住了,肚子叫唤得比晚上的夜枭还响亮。他隐隐猜到有两个结果,一是饿死在树上,二是摔死在树下。他也想到自己会面临这两个结果,完全是因为战争有了两个猜测,个猜测便是输了战争,第二个猜测便是赢了战争却没有人想起自己,被遗忘在这里了。张一斗不能等了,再等下去就真的饿死在树上了。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抓着挎在身上的号角想到的办法。号角被一根长长的麻绳串着,挎在自己的胸口,那根麻绳或许可以支撑自己的体重,毕竟铜号角它都提溜那么久了。  于是,张一斗把号角上的麻绳挂在一个横出的树枝上,很粗的树枝,与主干交叉的地方结实,因为那地方简直比一口锅还大。接下来张一斗又遇到一个难题,是抓着麻绳下去,还是抓着号角下去?如果抓着麻绳下去,号角就要被留在树上,如果抓着号角下去,那么麻绳就要多承受很多重量。张一斗掂量了一下号角,暗暗想:这或许跟自己的一条腿一样重,不能冒这个险。于是,他将号角留在了树叉上,自己顺着麻绳,轻轻地滑下去。虽然麻绳不够长,够不到地,可是,张一斗却可以拉着麻绳悬在离地不高的地方,那点距离足矣摔不死他了。  于是,张一斗到了地面,自由了。可是,号角却被留在了树上,拿不下来了。  张一斗费尽千辛万苦到了家里,村里人都敬佩得不得了,因为他吹的号子高亢嘹亮,带领士兵打了胜仗。于是,好一段时间里,张一斗的心情都不好,像是山谷里的黑夜一样,阴沉无声。好一段时间里,张一斗都在碎碎念:还不如输了的好,还不如输了的好。  过了几年,张一斗又操持旧业,在班子里吹号弄笙。可是,每次他拿起号子时,总会想起那个战场上被自己留在树上的号子,他深深明白被单独留下的滋味,所以,每次一想起那个号子,他总会碎念几天:还不如输了的好。  直到他老得走不动了,躺在床上等死的时候,还在碎念那个号子,那个青铜的号子。只是想号子的时候,竟然会想到那些士兵,他想,或许那些士兵胜利回家之后,会突然想起那个吹号子的人,都会说一句:咦,那个吹号子的张一斗呢?    【宋朝】  山西永济蒲州村。  今天,全村人的心情都很好,只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李二狗。  全村人的心情好,是因为有人要去后山山谷猎虎。李二狗的心情不好是因为,那个要去猎虎的人是自己,而自己又不是心甘情愿去的。  不错,他是被逼的。  “你寡汉子一个,全村百家饭让你吃了这么久,你也该为村子里做些贡献了。”  “村子里除了你之外,别人都是有家有口的,万一死了伤了,他们的家人怎么办?”  “二狗子,你的命硬,连你父母都克死了,还怕克不死一只老虎吗?”  放屁,李二狗心里暗骂。那只老虎在后山的年纪,比村子里老的老人的曾曾曾祖父都老。只怕是早已经成精了。村子里传说,那只老虎比牛还大,它的口简直比得上一口锅,可以一口囫囵吞下整头猪,当然也可以吞下一个人。可是,毕竟传说只是传说,真正让村里人害怕的是看到的事情。后山的谷中本来很受欢迎,里面的树木很多,供当地的村民砍柴耕种。可是,自从那只老虎来了以后,再没有人敢进去砍柴了。因为听父辈的父辈讲,以前有人进去过,看到一地的尸骨,洁白的白骨漫山遍野。当时看到的人都几乎吓破了胆,打那以后,再没有人敢靠近后山。  传说,它已经修成了虎精,可以吞云吐雾,飞沙走石。因为每次虎啸响起,总是天地变色,风起云涌。狂野的烈风,配着震天的虎啸,让听到的人都战战兢兢。不过,这猛虎似乎是遵循着人兽之间的天规,你不犯我,我不犯你,这一点让村里人很欣慰。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又突然要猎杀它呢?因为李二狗长大了,胆子也大了,吃不饱的时候他就偷,今天这一家的,明天那一家的,无论村民的食物放得多隐秘,多高,即便放在梁顶,他也可以攀上去,把食物装进自己的肚子里。所以,村子里才突然想到老虎危害一方,已到了除去的时机了。所以李二狗便被派去猎虎了。  自小便知道老虎的传说,李二狗怎么还会去猎它呢?可是他又不得不去。因为村里人烧了他的家,让他无处容身。所谓的家不过是村口的破祠堂。当然,祠堂被烧毁之前,里面的祖宗先人牌位早已挪了出来,因为村里的人都是虔诚的尊天奉地的人,更何况村子里数年前还出过一个探花,一时间名动乡里,村里便都以恭孝仁厚,诗书礼仪传家。所以,烧毁祠堂之前,怎么会不把牌位挪出来呢?当然还有李二狗父母的牌位,虽然是两块槐木板儿,但那也是李二狗清明过节时凭吊父母的凭证了。  “你要是不去后山猎虎,你便对不起全村人,那你父母的牌位还有何颜面摆放在祠堂里,受后世的香火?”  所以,李二狗去了,他是个孝顺的人,虽然父母死得早,可他也不想他们的牌位被随意丢弃,甚至随着大火燃成灰烬。  “如果你打不过它,就跑,等它跑累了,你就上去给它一叉子。”  我叫李二狗,可却不是真的狗,怎么跑得过虎?  “去吧,等你猎虎回来以后,我们奉你为大人,给你说亲娶媳妇,再给你几亩村东的良田,让你们家世代受到村里的供奉。”  猎虎?是我猎它,还是它猎我?回来?我还回得来吗?  于是,在全村人的注目下,李二狗拿着一把叉子和一瓶二锅头进山了。除了早上偷偷装起来的两个窝头,身上再没有其它可以果腹的了。村里人没有给他太多东西,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的人,是不需要太多东西的。  村子里只有一个人对李二狗有点真心,说了一句话,偷偷说的,“你若是打不过它,就跳到树上,虎再厉害,也是不会爬树的。”他叫李狗蛋,也是一个寡汉,老婆早死,只剩下了一个哑巴儿子,正是这个哑巴儿子,让村里人证住了李二狗。“人家还有个儿子要养活,你什么都没有,孤家寡人,你不去谁去?”  后山离村里不远,只有一里多地,李二狗从早晨出发,不到天黑便走到了。李二狗碎碎念,怎么走得这么快,该走上两天两夜的。夜里的山谷很静,没有风,也没有看到老虎,可李二狗觉得每棵树后面都藏着一只老虎,他不敢走,可是更不敢停。于是,他便且行且停,唯唯诺诺,蹑手蹑脚地走了几个时辰,才不过进入山谷半里。  李二狗拿着叉子的手直抖,抖得就像村里老瘸子头顶的帽坠。“哐啷”一声,叉子的尖头从木柄上脱落下来,掉在坚硬的石头上,砸得直冒火星子。李二狗唬了一跳,啐了一口,给老子个叉子还是个坏的,还没有插死老虎,先吓死老子了。李二狗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还是很安静,除了天空缓缓飘过的几朵黑云,再没有什么动静了。  “要变天了,”李二狗念叨。他突然想起李狗蛋的话:“打不过,就爬到树上去,老虎是不会爬树的。”李二狗突然觉得狗蛋人还不错,平时不该给他开玩笑,骂他是自己的蛋,“我叫二狗,你叫狗蛋,那你不就是我的蛋吗?”  要爬树,就要找一棵大树,高树,那样才安全。李二狗站在近的一块石头上仰目看了一圈,不远处刚好有那么一棵树,既高大,又茂盛,正好可以藏身。  李二狗连忙跑去,果然是变天了,风缓缓地从远处吹来,天上的黑云也越来越多了。李二狗碎碎念:看来那老虎要出来了,果然是虎精,还没有出来就先搞些大风大云的。数丈高的树,李二狗在呼吸间就爬了上去,找了一处宽敞的树干,慢慢躺下,想着:你们越不让老子活,老子就偏要活,还活得美美的。从怀里拿出二锅头,嘬了一口,觉得不过瘾,就接连又嘬了几口,直到酒瓶子见底了,他不由地骂道:平日酒量不咋地,连老瘸子都比不过,偏偏这个时候酒量好了,想喝一点就睡着,竟然喝了一瓶都不怎么样。  果然,恐惧能解酒。  李二狗在树上轻手轻脚,不敢发出一点响声,唯恐惊动猛虎。可夜风狂作,仿佛虎早已惊醒,也在黑暗中蛰伏,伺机而动,一口毙命。  李二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可还是惊动了猛虎。  一声深沉的虎啸在他身边响起,李二狗一看,怔住了。    村里的清晨总是那么可爱,空气清新,饭香飘袅。少也比后山可爱吧,想起李二狗,李狗蛋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他觉得不该让李二狗去猎虎,起码不应该让他一个人去。或者,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还干嘛要突然去猎杀它?李狗蛋虽然不聪明,可是也不笨,他现在才想起来,村民们要猎杀的不是虎,是李二狗。  李狗蛋叹了一声,连忙又挖起坑来。他挖坑不是要埋人,他倒是想给李二狗挖个坑,埋了他,可是李二狗连尸体都没有留下,要个坑埋什么?他挖的坑是要盖房子,盖村子里的新祠堂。村里推举他的手艺是的,而且还勤劳能干,于是,这项重任便落在了他的肩头。想起自己的哑巴儿子此时正在家里吃饭时,狗蛋便笑了,他怕儿子吃不好,便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给儿子做好了在锅里温着,自己又连忙来村口忙活。李狗蛋原本黑哟哟,皱纹斑驳的脸上一笑,还有一点好看,只是,他的嘴刚一咧,就呆了,张大了嘴,瞪直了眼,看着村口的小路。  路上,一个人破衣褴褛,蹦蹦跳跳,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歌:“山里有个村,村里有个人,他喜欢吃大肉,还喜欢大口酒,吃饱了四处走,喝醉了口水流,流到村西头,寡妇看了直挠头,露出了红肚兜,我大吼一声羞不羞。”  这首歌狗蛋也会唱,而且其中很多歌词都是自己胡诌瞎编的。这首歌除了狗蛋外,村里只有一个人会唱,他就是李二狗。  李二狗回来了。  李二狗回来了。  一圈子人挤在狗蛋的院子里,颓废的院墙连小孩都挡不住,此刻,却有很多人都围在这里。  “二狗,你怎么回来了?虎呢?”  “我既然回来了,虎当然死了。”  “什么?你真的将它猎杀了?”  那是当然了,你二狗爷爷从小的手艺可不是白练的。  “真的假的?那老虎的尸体呢?”  当然是真的了,我将它杀死以后,想着你们连它的声音都害怕,怎么会有胆子瞧见它的尸体,就索性扔进了山涧里。  “你可不要唬我们,让我们去送死。”  怎么可能,不信的话,你们看以后还会不会听到它叫唤了。  果然,以后的半年里再也没有听到虎啸了,每次的狂风暴雨也显得可爱了。 共 72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常吃豆腐会降低男子精子量
昆明治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药物治疗癫痫病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