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诱锦

发布时间:2019-06-26 05:14:31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南浔的故事到此就全部结束了~~没订阅的不如先收藏了~~感谢支持~~么么哒~~…………苏锦哪里想到她娘会前后变化这么快,一下子慌了神。若是连她娘都不肯站在她这边的话,那她和左忘之间显然是没戏了。“娘,您在瞎说些什么啊,他根本就不可能会是那种人!”宰相夫人一听苏锦这么说,深知她现在陷的比较深,不然的话也不会替那个人说话。可是苏锦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她是什么性子她很清楚,别看她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她实则很是单纯。她这样的性子很容易就被怀有心机的人给利用了。一想到这里她就觉得很是不安。“锦儿,你还小,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娘知道现在娘说什么你都不会听进去,但是娘这是为你好,娘就只有你这么一个闺女,娘自然希望你能过的好。”苏锦不乐意的说道:“娘,我懂您的意思,可是……他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他和我在一起根本就不是因为咱们家的地位。”怎么可能会不是以为宰相的地位,难道这天底下还会有这么傻的人不成。苏夫人明白,若是她在继续在这件事上说下去的话,只会惹得苏锦更加的厌烦,若是苏锦真的因此而生她的气,她极有可能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若是那样的话,到时候可就真晚了。既然如此,不妨先来个迂回,说不定她就能听进去她的劝说了。“他不是那样的人,娘还不是怕你到时候会吃亏嘛。那你打算什么时候领他来给娘瞧瞧,娘还没见过他人呢?娘这么说不算过分吧?”苏锦见苏夫人这么说,原本冷下去的脸这才重新变得软和起来。“娘,这人您是见过的,要不是上回您跟我说瞧着他还不错,我也不会想着和他在一处啊!”苏夫人微微皱眉,她实在想不起来。她竟会和苏锦说过这样的话。站在一旁的宰相听到苏锦这么说。原本放松的脸部肌肉现在又重新紧张起来。怪不得苏锦见到他拿出戒尺一点都不害怕,原来这事竟然是她和苏锦一起预谋的,现在就他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这娘俩这么做还真不是一般的过分。“好啊,原来这事是你们两个早就预谋好的了,怪不得,哼!”说完他狠狠的把手里的戒尺摔到了地上。听着应声而断的戒尺声。苏夫人这才意识到宰相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苏夫人忙对着宰相解释道:“你可别冤枉我,这事我真的不知情!”宰相冷哼一声。“你会不知情?你要是真的不知情的话,锦儿怎么会说你见过那个人,既然人都已经见过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既然这么看好这件事,那你就自个把这事给办了!”苏夫人自然是满腹的委屈。苏锦哪里会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惹得双亲争吵。她忙道:“爹。您可不能这么说我娘,这人您也见过。您不但还见过您还不止一次的夸口说人家的好呢,您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宰相听到苏锦的这番话是瞪大了眼睛,诧异的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而苏夫人则紧咬着下嘴唇,看着一头雾水的宰相一声不吭。宰相被自己的夫人盯的心里发毛。“锦儿,你把话说清楚,我何时见过这人了?”苏锦这才缓缓的说道:“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真是没想到您竟然会这么快就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还好人家心胸宽广不记仇,不然的话下次您要是再有事去请人家的话,人家铁定是说什么都不会来了。”宰相见苏锦竟然卖起了关子,催促道:“你还是赶紧说说这人是谁?”苏锦抿嘴一笑,“他就是上次给我治病的南大夫的儿子左忘啊,您不会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吧!”听到苏锦这么一说,苏夫人和宰相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苏锦敢这么笃定这人不是为了贪慕她们家的地位,怪不得苏锦会说她之所以会和这个男子在一起皆是因为他们曾经说了人家的好。经过苏锦的这一提点,苏夫人才蓦然想起来,上次来给苏锦治病的南大夫的确是有一个儿子。苏夫人笑着说道:“怪不得你这么大胆,那孩子我倒是还有点印象,他的确是不错,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和他在一起,哦!我想起来了,上回他走的时候还送给你一个小礼物,瞧我这记性,竟把这事给忘了。”既然是南浔的儿子,那就好办多了。宰相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苏夫人拉着苏锦的手笑着说:“你怎么不早说,哎,对了,他们一家不是回豫州去了吗?怎么他们没有回去吗?”苏锦见苏夫人和宰相肯接受左忘,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她现在恨不得想立刻见到左忘,然后把这事告诉他,然他和她一起分享这份喜悦。想到这里苏锦的心里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在回答苏夫人问话的时候,眉梢间都挂着笑意。“他们是回豫州了,只是这边的一个亲人忽然过世,他们来这边是为了料理后事。”宰相一听南浔来了这边,便忙吩咐下人让他们去请南浔和左忘来府里一叙。苏锦没想到宰相的动作竟然会这么快,她一脸娇羞的依在了苏夫人的怀里,“娘,您瞧爹……”苏锦嘴角上的笑意越发的浓厚,她拍着苏锦的手,“你爹是想让你早点嫁人,你在这里祸害了我们这么久,早点把你嫁出去,好让我和你爹清净清净。”苏锦的脸更加的红了,她紧紧的搂着苏夫人,“锦儿不依,锦儿就打算缠着你们,哪里都不去。”苏夫人宠溺的说:“又说傻话,要是我们真的不让你嫁给他,你呀,指不定又要闹出多大的动静呢?”不须多时,南浔便带着左忘来到了宰相府。宰相见到南浔之后便开门见山的把这事给她说了,南浔听完之后望了望站在一旁朝着苏锦不停的挤眉弄眼的左忘,一时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不等南浔说话,左忘便对南浔道:“还望母亲能成全。”既然孩子都这么说了,南浔一时还真有些无法拒绝。可是她心里有她自个的思量,论家世她和宰相相差甚远,若是左忘真的娶了苏锦,人家会不会说是她一家想高攀人家。宰相见苏锦迟迟不点头,深知她心里的考量。可是眼下孩子们都彼此喜欢,他这个做长辈的又岂能让孩子不快乐。“南夫人所考量的事情,我自然也考量过,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的。”南浔摆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实在是我们不敢高攀……”苏锦听了南浔的话,抿着嘴,拼命的朝左忘眨巴眼睛,那样子看的左忘当时心都碎了。左忘有些急了,“娘,咱们家根本就算不上高攀!”他说完又对这宰相说道:“宰相大人,我祖父是磊王府的磊王爷,我爹是左凌天,大娘是真月格格,这样的家世我想算不上高攀吧!”宰相哪里会想到左忘竟然会有如此好的家世,他不免有些不信。若是真的像他说的这么好的话,那上次他们来的时候就不会穿的那般寒酸。南浔见左忘竟说出这些,脸上十分的不悦。“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左忘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南浔这么怕他说出这些,要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实话,可是一句谎话都没有。“娘,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我本来就是左凌天的儿子,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姓左,您当初和我爹之间不过是闹了一点别扭罢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始终都是他的儿子,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左忘的一番话不但震慑到了所有的人,就连苏锦都被震撼的说不出一句话。她只是怔怔的问左忘,“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到你说这些?”左忘歉意的解释,“我娘她不肯让我说,上回我和我娘回豫州的时候,我爹还一直追着去了,后来我爹问我娘要不要跟着他一起回去,可我娘却一直都不肯同意,所有……我就一直没有把这事告诉你。”左忘说完,苏锦露出了一副怪不得会这样的表情。至此宰相和苏夫人总算是明白了,南浔为何会一直隐瞒这样的事情不肯说。既然如此那这门婚事自然是门当户对了。从宰相府回去之后,左忘便一直不停的恳求南浔,终南浔点头同意了这门婚事。左忘和苏锦的婚事自然办的很是隆重,后来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在左忘成亲的那天,整个磊王府但凡有身份的人都来参加了。左凌天和南浔在人潮涌动的宰相府里遥遥相望,四目相对。左凌天再也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涌动,他跑过去紧紧的把南浔搂在了怀里。被左凌天紧紧抱住的南浔,扬起头看着耀目的阳光,只觉得浑身都是暖暖的。(未完待续)</p>

惠州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遂宁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遵义治牛皮癣哪好

上一篇:百炼成神

下一篇:女人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