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清良妃重生

发布时间:2019-06-26 02:30:23 编辑:笔名

[清]良妃重生 第80章此时只见一个身穿破烂的人被压了上来,虽然几十年没见了,可是乌雅锡兰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乌雅锡兰浑身发抖,她早都快把这个人忘记了,胤禛这么多年也不把自己当作额娘,自己也和他生分,所以包括胤禛在内的往事,自己都选择性忘记了,可是如今,在这满朝文武都在的时候他却出现了。“贵妃姐姐,我们一起进宫,这么多年一直互相照应,不知道为什么,在皇上刚去的时候,你就这么诬陷栽赃我,我可是你的好姐妹啊。”卫宁宜一笑:“你是我的好姐妹不假,可是这某朝篡位可是大事,光凭小游子的一句话,就立了四阿哥当新帝,更何况,他还不是爱新觉罗的子孙,难道大清的江山要易主么?”“良贵妃,这皇阿玛的圣旨,皇阿玛的玉玺印记这做不了假,您不想让我当皇帝就直说,编造出这样的故事,你以为满朝文武都是傻子么?你有什么证据?就凭你押解了一个叫花子么?”这个人曾经在宫里当值,宫里一些老人认识他的不少,各位大人可以去仔细调查一下他的案底。当年的德妃为了争宠,和这个冷宫侍卫私通,有了四阿哥,这才母凭子贵当上了嫔妃,他后来被赶出宫,流落街头,苟延残喘勉强活到今日。“哈哈哈哈哈,就凭这他的几句话,就认为我不是皇阿玛的儿子,这也太荒谬了吧,就算他是冷宫侍卫,就算他在宫里呆过,可是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我是他的儿子呢?”“这很简单,一是,他能说出德妃身上隐秘的特征,二是,你们滴血认亲!”此话一出,满场哗然,空气顿时静了几秒,突然调查来的资料被传上来,众大臣六轮传看。“果然,此人确实在宫里待过,时间上也对,正是德妃怀上四阿哥的前几个月。”说此话的是费扬古将军。“费扬古将军,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要想清楚了,不要说错哦。”胤禛冷笑着对费扬古道。费扬古知道,这是胤禛在威胁他,不过费扬古不怕,自己的女儿是良贵妃的儿媳妇,如果真让四阿哥登基,那么自己和家人日后就是一个死,所以今日如果不成功,那么只有死,不如就拼了。“求你们别杀我,别杀我,当年我是被乌雅锡兰逼迫的,我不是自愿的,我招,我都招。乌雅锡兰的肚脐上有一颗梅花般的黑痣!”“你,你个刁民,你胡说,你血口喷人!”乌雅锡兰恼羞成怒,指着他大骂。“这人说的真假我们也不知道,再说了即便是真的,这宫里伺候过德妃娘娘沐浴的宫女这么多,万一哪个嘴里不老实的说出去了,这倒是也不可能啊。”“好啊,那就滴血验亲吧,本宫也不想这样,可是皇室的血脉不容混淆,各位大人们也不希望,大清的江山易主吧。”卫宁宜故意拖延时间等待着年羹尧的大军。“好,四阿哥,您就和他滴血验亲,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能!不能,不能验,不能验。”此时乌雅锡兰却突然疯了一样,打翻了宫女端上来的清水。“不能验,皇上尸骨未寒,你们不祭拜皇上,却在这里弄出幺蛾子。胤禛是未来的皇上岂能容你们胡闹!”“刚刚姐姐不还是不支持四阿哥做皇帝的么?怎么这么一会就变了呢。”乌雅锡兰心里有鬼,她静了一静:“总之本宫没有做过对不起皇上的事情,四阿哥也确实是皇上的儿子,贵妃娘娘请您不要再污蔑我了,你可要记住,新帝登基,哀家,可是太后。”“哈哈哈,太后,难道让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做太后么,那样才会对不起皇上的。”年羹尧赶到了,卫宁宜心里送了一口气,费扬古将军也知道自己的赌注,怕是要赢了。而年羹尧身边跟着的,正是闫正。“年羹尧?”“皇上在病中早就觉察四阿哥有不轨之心,所以皇上拟了两份圣旨,一份留在德公公那里,一份快马加鞭送到微臣这里,因为德公公是皇上在宫里信任的人,而臣,是掌握兵权之人,皇上虽然病着,但是也看透了这宫里的一切,有人要企图篡位,要是只有一份圣旨,迟早会被人混淆试听,众所周知,德公公每日都使用上等的补品,身子好的很,怎么会突然就病了,德公公你说是吧?”只见小德子走了进来,一点病的样子也没有。“奴才参见各位大人,各位娘娘。”小德子开口说话,吓坏了胤禛和小游子,小游子的眼珠乱窜,想要伺机溜走。“你往哪里逃?我一心一意的把你当徒弟,你竟然把我毒哑了,要不是闫大人医术高明,暗中救治了我,这皇上的旨意就要被人篡改了。”“师傅,师傅,你明明,已经,已经哑巴了,已经得了重病了,怎么会,怎么会。”“哼,我还没有达成皇上的遗愿我怎么能死啊,死了你们不就会如愿了?”小德子拿出一份圣旨,年羹尧也拿出一份,两个人的圣旨字迹一样,内容一样,连留下的日期都一样,那就是立年贵妃之子,六阿哥胤禩为皇位继承人,年羹尧、费扬古、闫正辅佐。“四阿哥买通我的徒弟,连起手来毒哑了我,抢了我的圣旨,孰不知,皇上早有先见之明,在大殿上给我的,根本就是一张假圣旨,而真正的圣旨,皇上藏在了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地方,没有我,谁也找不到他。小游子啊,师傅把所有的本领都教会你了。可是就像猫和老虎,终还是要留一招爬树的本领,否则到,还真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小游子惊住了,他的心里一直愧对师傅,这么多年师傅对自己是如何,他心里都知道,只是想着当年欠下四阿哥的恩情,以及这么多年四阿哥对自己家人的照顾,小游子决定,帮助四阿哥登基后,就请求带着师傅去养老,可是没想到,师傅就是师傅,做徒弟的永远也别想打败自己的师傅。“四阿哥某朝篡位的心思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更何况,他根本就是德妃和一个冷宫侍卫私通的私生子,试问,这样身份来历不明的人,如何继承大统,在坐的各位大人们,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先帝的遗愿不能实现,让先帝不能安心的去么?”闫正厉声道。此时四阿哥的人已经安奈不住了。“四爷,此时要是不动手,怕是事情就要更糟了。”胤禛也慌了神,看了看德妃,德妃心里有鬼,不敢看他的眼睛。胤禛知道了,她们说的,或许是真的,这辈子胤禛恨的,为什么自己的亲生额娘是宫女出身的德妃,为什么,现在就连自己的生父是谁,自己都不知道了,不,我是皇阿玛的儿子,是皇阿玛的儿子!“朕登基,这是皇阿玛的旨意,你们都在违背皇阿玛的旨意!”年羹尧一笑:“四阿哥,这皇上的旨意都在德公公和微臣这里,到底是谁在违背先帝的旨意。先帝这两份遗诏上明明写着立六阿哥爱新觉罗胤禩为新帝!”说着年羹尧看了看众大臣:“你们觉得,皇上会立谁来当这个新帝呢?”年羹尧手握大权,此时早已经兵临城下,把紫禁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大臣们你看我,我看你不敢说话。“张大人,你说。”张大人吓得急忙跪下:“皇上喜欢六阿哥,圣旨上也写着六阿哥,一定就是。”“那么,李大人呢?”“是,是,是六阿哥。”“那么你们的。”“恭请新帝登基!”闫正率先跪在胤禩的面前,李大人和张大人也急忙磕头:“恭喜新帝登基!”众大臣见状,纷纷跪下:“恭请新帝登基!”胤禛此时怒道:“你们,你们!”“皇上,四阿哥他篡改先帝遗志,勾结小游子,企图某朝篡位,还请皇上下旨。”年羹尧跪在胤禩跟前。胤禩慢慢的坐下:“在朕登基前,朕和皇额娘都想弄明白一件事情,也还德娘娘清白,也让皇阿玛安心,来人,滴血验亲!”“我是皇阿玛的儿子,是爱新觉罗的子孙!”只见几个身体强壮的人,抓住两个人,用针刺破手指,只见两滴血慢慢的融合在一起。众人惊呼,卫宁宜怒道:“大胆德妃,你果然做了对不起先帝的事情,当然,新帝即将要登基了,这件事就交给新帝去决定吧。”胤禩看了看狼狈的胤禛:“原来你不是我四哥,来人,削去四阿哥所有爵位,将其及其家眷贬为庶民,至于这个霍乱后宫的狗奴才,仗毙!”这是卫宁宜交给胤禩的,因为卫宁宜知道,当胤禛知道自己是个侍卫的儿子的时候,他所有的自尊心都将崩溃,与其杀了他,不如让他活着,这样他的心里会更难受,更折磨。上一世,这些都是胤禩遭受的,所有的苦痛这一世,额娘都给你讨回来了。孝期过后,在年羹尧和费扬古的扶持下,胤禩顺利登基,至于德妃,表面上被打入冷宫,卫宁宜骗了十四阿哥回来,将她们母子一起囚禁在冷宫,这样她们母子也会一直在一起,也舞性命之担忧,以后她们的天就只有冷宫那么大了。至于胤禛,被贬为庶民,李氏侧福晋逼着胤禛休了自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其他的妾侍格格的家人也都不敢和她们联系,没了阿哥的俸禄,胤禛还整日整日的烂醉如泥,很快,身子就垮了。而卫宁宜被立为皇太后,搬进来慈宁宫。得到一切的卫宁宜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快乐感觉,欣慰的就是胤禩不用再受那么多的苦了,只是自己重活了一世得到这些,自己真正的快乐了么?这一世自己没有爱,心里没有爱,只有恨,自己就真正的快乐了么?卫宁宜感觉很累很累,躺在床上睡的深沉。原来一切只是一场梦,卫宁宜还是前一世的卫宁宜,她死了,这一切只不过是卫宁宜临死之前的一场梦罢了。后宫、前朝。紫禁城,也许都是一场梦吧。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迟到了一周的大结局,下一篇文再见。

承德哪家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好
来宾的治疗牛皮癣医院
泰州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