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长歌一曲半生离殇

发布时间:2019-06-25 06:46:04 编辑:笔名

“一群废物!”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一声暴喝从军帐内传出。www.heihei168.com军帐内,凤凌霄面色不善,眼里几乎能喷出火来。他身旁的几位将领也均是神色凄凄,惶恐不已。“你说朕养你们何用,大好的形势却生生落得了今天这个地步,你们给朕好好反省反省!”反省?将领们心里头皆是叫苦连天,这哪里是他们不会领兵,分明是上头这位不听劝啊!好几次他们发现有问题,想先退兵静观其变。上头这位却是怀疑他们别有用心,执意追击,并下狠心处罚他们。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人敢进言了,毕竟上头这位折磨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真不知道,有这么个好大喜功,刚愎自用的君主是幸还是不幸!“臣等知罪!”虽然心里不平,他们还是齐齐跪下谢罪。“你们知罪就好,朕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凤凌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顺势坐回了主座,“只是,若有下次,定惩不待。”“多谢皇上,臣等愿意戴罪立功!”众将再拜。凤凌霄心知自己的敲打起作用了,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道:“众卿请起,不知当下众卿可有退敌之法?”众将沉默了。如今他们式微,秦墨羽也不是个好对付的,要想扭转战局恐怕没那么容易!除非……公主出山。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公主的领兵能力确实在他们所有人之上……一位将领畏惧地看了凤凌霄一眼,嗫嚅道:“陛下,公主或许有办法,不如请公主出山。”说完,他偷偷观察着凤凌霄的脸色。“其他爱卿的意思呢?”凤凌霄问道,语气里听不出喜恶。“臣请陛下派公主出战!”除了一位国字脸将领,其余人皆跪下请求。“舒爱卿可有其他好的方法?”凤凌霄看向国字脸将领,面上阴晴不定。国字脸将领,也就是舒琰躬身道:“陛下,虽然眼下解不了困局,但总归会有办法的,断没有让女人领兵的道理,况且公主与那楚家小儿……”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下去,但听的人却不会不懂。听到这句话,凤凌霄思衬良久,终是道:“罢了,就让长歌为帅吧!她是朕的妹妹,朕还是相信的!长歌的能力相信大家有目共睹。”其实,他也不想放长歌出来,到手的权力岂有那么容易放手!只是,如今的局势却让他不得不这样,毕竟没有人愿意做一个亡国之君,那种性命被别人拿捏的日子他再也不想经历了。长歌再不好也是他妹妹,断不会做出伤他性命之事,若是落到楚寒夜手里……他闭了闭眼睛,终是下了决定。边城一处不起眼的小屋长歌盘膝坐于床上,忽然眼睛一睁,眼里闪过一道精光。下一刻,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了。“不知皇兄深夜造访,所为何事?莫不是又来陪臣妹解闷来了。”长歌低低一笑,眼里皆是讽刺之意。“你……”凤凌霄气极,却也无可奈何。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温声道:“长歌,你还在生哥哥的气吗?”“皇上是九五之尊,臣妹哪敢!”长歌抬眸,眼里的讽刺之意更甚。“朕原来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凤逐日是你夫君,夫妻反目对女孩子来说总归不好。”“既然这样,皇兄今天又为什么同意臣妹领兵,莫非皇兄今天便不关心臣妹了,真是可笑。罢了!这样虚伪的话臣妹听了都腻,皇兄不如敞开天窗说亮话,不然就请皇兄回去吧,这里尊不起你这尊大佛!”“长歌……”凤凌霄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罢了,哥哥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怨哥哥也是应该的,只是,现在轩辕王朝大军压境。还请皇妹暂且放下过往恩怨,祝哥哥一臂之力。朕不想让风泽国亡在朕手里,不然朕有何面目面对九泉之下的父皇!”闻言,长歌眼里一寒。如果说人有逆鳞的话,父皇和秦墨羽就是她的逆鳞,触之必杀。如今凤凌霄把父皇搬出来了,便是她再不喜凤凌霄的虚伪也只能答应,更何况今天这一切都是她早就算计好了的。她故作犹豫,一会才道:“答应皇兄可以,不过皇兄可得答应臣妹一个要求!”“皇妹请说!”“我为帅期间皇兄不得干涉一切行军事宜,不知皇兄能否做到。”小不忍则乱大谋,虽然不愿意,凤凌霄还是答应了。“那么,合作愉快!”长歌微微一笑,眼里满是自信。秦墨羽从未想过,他和长歌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哪怕这样的长歌比任何时候都好看。隔着千军万马,秦墨羽一眼就望到了长歌。她穿着银白的盔甲,墨发飞扬。凌厉中透露着柔美。手里的重剑寒光闪闪,放佛天生就该是征战沙场的大将军。“长歌……”秦墨羽低声呢喃,阔别多日,再次相见却要刀剑相向,这样的结局是他不想看到的。虽然心里发苦,他手里的剑却握得越发地紧,他知道,哪怕再不愿意,他也必须一战!他毕竟还是一个帝王……长剑一挥,两军混战在一起,伴着震耳欲聋的擂鼓声,他冲入了战场……几个月后几个月的鏖战下来,两军依旧是势均力敌。倒不是秦墨羽有意放水,长歌领兵能力本就过人,再加上赵闻其的加入,风泽一方士气大增,他又不愿意用杀敌一千自损七百的狠招,自然没那么容易拿下。“主子,公主不见了!”秦墨羽正拿着地图研究,忽然听得一句细语,他一惊,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暗七,你不是跟在公主身边吗?公主怎么会不见!”来人正是长歌临行时秦墨羽派给她的暗卫。“公主让属下跟着赵将军,助他一臂之力,属下拒绝不了,就……,还请主子责罚”暗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你什么时候发现公主不见的?”虽然心急,秦墨羽也没有乱了分寸。“今天早上,属下找遍整个军营也没有发现公主的身影,属下该死!”“朕暂且先放过你,若公主有什么闪失,朕唯你是问。”话音未落,秦墨羽已经冲了出去。小童早在开战前便被他派去牵制凤逐日,毕竟凤逐日的神力可不是凡人能承受得起的。如今要找长歌便只能靠他自己了。如果他们真的是双生的混沌青莲,那应该有感应才对。“长歌,等我!”秦墨羽呢喃,神力卷着精神力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忽然,秦墨羽眼睛一亮,从空中落下,他的前方正好是万丈悬崖。没有片刻犹豫,他纵身跳了下去。风在耳边呼啸,秦墨羽却丝毫不害怕,反倒有些欣喜。因为,随着下降高度的增长,他似乎听到了长歌的心跳……悬崖的下方是汹涌的河流,秦墨羽用神力裹住脚方才没有落下去。他将将站稳,便一刻不停地去寻找长歌。,他在河岸边找到了昏迷的长歌。他将长歌紧紧地拥入怀中,身子不住地颤抖。天知道,当看到长歌毫无声息地躺在地上的时候,他有多害怕,多痛苦与自责。他心知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救长歌才是要事。他一边用身体温暖长歌,一边将神力缓缓地渡入她的身体,替她疗伤。混沌青莲不愧是上古神物,长歌的气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很快她便睁开了眼睛。“墨羽,你怎么在这里?”长歌迷茫地看着秦墨羽,她扫视了四周一眼,脸色一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不是掉下悬崖了吗?”秦墨羽没好气地看了长歌一眼,“你也知道自己掉下悬崖了呀!我若不在这里,你又该如何!”“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长歌垂下眼帘,掩饰住眼里的愧疚,复又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秦墨羽,问道:“墨羽,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莫不是也跳下了悬崖!”秦墨羽避开长歌的目光,笑道:“有小童在,我还怕找不到你吗?倒是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大意了,将身边的人调开总归不好,你若出事了我又该怎么办!”你若死了,我也不会独活,后面的话,秦墨羽没有说出来,但他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不会有下次了,我也没想到,舒琰会对我动手。那天……”长歌的目光飘向远方。“公主,你可知罪!”舒琰手持长剑,步步紧逼。身后就是悬崖,长歌退无可退,索性原地不动。她将重剑插在地上,勉强稳住了身子。舒琰是三朝元老,亦是她行军打仗的师父。他一向对风泽忠心耿耿,素来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所以她也没想到他会忽然发难,不然也不会毫无防备,身受重伤。“舒将军,请恕我不懂你的意思。”长歌的脸色愈发地苍白,眼神却越发地凌厉“危难之际,我以一己之力救出皇兄,并与凤逐日分庭抗礼,现在,我力抗敌军,扭转战局,不说有功,却也无过,不知我何罪之有?”“你为元帅之日渐久,战局却始终为平局,公主你敢说你没有私心吗?不要以为臣不知道,公主对楚家小子可是痴情得很!”“哈哈!”长歌冷笑,“既然知道我有私心,将军当日又为何不阻止我为帅,如今见我扭转了战局就准备对我动手了,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是过河拆桥了!”闻言,舒琰目光闪烁,面有赧色,不过他很快便恢复如常,冷声道:“公主再多说也是无益,受死吧!”说罢,他运足十成功力朝着长歌挥出一掌。长歌的武功本就不敌舒琰,如今又受了重伤,轻功施展不开,只得生生受了这一掌。凝聚了舒琰十成功力的掌风自然不弱,很快,长歌的身子便不受控制地向悬崖下飞去。“墨羽,对不起。”这是长歌昏迷前的一句话。见长歌消失不见,舒琰松了一口气,眼里却闪过一丝愧疚。“公主,对不起,老臣也是没办法,你若是男子该有多好,可你却偏偏是女子,怪只怪你锋芒太露……风泽的江山绝不能落在一个心系敌国皇帝的女子手里。”听完长歌的讲述,秦墨羽的脸瞬间沉了下去。“他也敢!”看着长歌身上的血迹,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意。“墨羽,不可!”长歌知道秦墨羽动了杀念,连忙阻止,“怎么说他也是三朝老臣,当年也曾同父皇教过我行军打仗之法,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万万不能为了我对他动手,墨羽,听我一句劝,顺其自然吧!”这就当她为风泽做的一件事情了……犹豫了一会,秦墨羽答应下来,“长歌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你日后打算怎么办,继续当元帅,然后再一次被暗算?““同一件事情上我怎么会摔上两次,更何况我已经不打算再管风泽的事情了。”长歌闭了闭眼睛,脸上满是疲惫。“真的吗?”秦墨羽惊喜地看着长歌。“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长歌站起身来,继续道:“其实,皇兄并不适合为帝,若风泽百姓交到他手里定不会幸福,我原以为他会变的,却没想……”当日之事已让她心寒,舒琰的做法让她更加心如死灰,“我只希望风泽百姓能有一个盛世王朝,而它只有你能给,以前是我太过执着了,现在,我想通了,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我们一起创造一个盛世王朝可好?”“恩!”秦墨羽笑着点了点头,温柔地将长歌拥入怀中,喃喃道:“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轩辕本纪》重华三年初,风泽大将赵闻其反叛,与启帝里应外合,一举击破了凤凌霄的军队,并将其圈禁起来。同年末,新晋将军时阳同司徒诚一起击败了凤逐日,凤逐日落败,剩下的人马皆投降,他自己则不知所踪。自此,天下一统。长达几百年的盛世王朝从此开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南将军之子司徒诚骁勇善战,在抗击风泽国入侵中居功至伟,小将时阳机关之术出神入化,无人能及,在与凤逐日一役中功不可没,朕甚欣慰,特封司徒诚为镇南王,赏黄金万两,时阳为信阳侯,世袭罔顾,另赐黄金千两。所有参战将士皆赏白银百两……”“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人都匍匐在脚下,山呼万岁,这种感觉是很多人一生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楚尘轩正是其中之一。不过,秦墨羽却没有想这么多,他现在心里满满都是长歌,江山为聘,红妆万里,直到很多年后,都有人记得这一天。那一天,长长的送嫁队伍放佛从天边来,接连着白云与彩霞。花瓣金箔漫天飞舞,此后再无人的婚礼有如此盛景。“一拜天地”“二拜父母”“夫妻交拜”礼成“送入洞房”秦墨羽是皇帝,倒是没有人敢灌他酒,他浅酌几口后便入了洞房。红烛高悬,衬得整个房间十分地喜气洋洋。秦墨羽缓步走向长歌,宫人立马端来装着秤杆的托盘。他拿起秤杆,挑了盖头,露出长歌姣好的面容。红烛摇曳,佳人如玉,秦墨羽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呆子!”长歌笑了,眼里满满地都是宠溺。“皇后喜欢就好!”秦墨羽微笑,露出浅浅的白牙。说罢,秦墨羽执起长歌的手,走向西窗。西窗下设有餐桌,桌前列有豆、笾、簋、篮、俎,四种器具里皆装有吃食。每祭拜一次先祖就要用一次吃食,先祖需要祭拜多次,步骤甚是繁琐,不过,有彼此在身边,两人并不觉得繁琐,反倒十分开心。“合卺宴开!”随着司礼太监的吟唱,两人相对而坐,一同举起了青玉合卺杯。长歌斟酒一杯,递给秦墨羽,秦墨羽笑着抿了一口,把杯子交还给长歌,长歌一饮而尽。随后,秦墨羽也为长歌斟上了一杯酒,长歌接过,亦抿一口,便将杯子交给还给秦墨羽,秦墨羽红着脸,一口喝干。喝过合卺酒后,秦墨羽被侍寝的宫人带入另外一间房,脱下冕服,换上便衣。待长歌脱了礼服才又进入洞房。不待秦墨羽示意,宫人便尽数退下,房里只余秦墨羽与长歌两人。四目相对,一切情愫尽在不言中。“长歌,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我们终于成了真正的夫妻!”秦墨羽高兴得像个孩子。见到这样的秦墨羽,纵然是清冷如长歌,亦尽展欢颜。这些年来,他们经历了太多,好多次差一点阴阳相隔。好在,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好在,他们还来得及共享人世间的美好……“长歌,你开心吗?”长歌重重地点了点头,人世间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何况她还得到了母后的理解与祝福。秦墨羽快步上前揽住长歌,轻巧地撬开她的牙关,舌头相互交缠在一起,吻得缠绵而动情,耳鬓厮磨,脸颊紧紧相贴,恨不得彼此融为一体……十年后“怎么是你!”见到凤逐日,秦墨羽立马护在长歌身前,戒备地看着他,冷声道:“青姝呢!你又想干什么!”凤逐日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拿出了一个白玉瓶,道:“这是你要的东西。你若不信可以问阵灵。”“主人,这是真的!”小童在意识里向秦墨羽传音。秦墨羽狐疑地看了凤逐日一眼,终还是选择相信他,他相信小童和青姝不会害他,只是青姝为何不亲自来,难道发生了什么?“我姑且信你一次,青姝呢?”他再一次问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东西我已经送到,剩下的的事情就不关我的事了,你好自为之!”凤逐日冷哼一声,便消失在原地,倒不是他矫情,只是,不论谁见到夺了自己心上人性命的人都开心不起来吧!若不是青姝的嘱咐,他早就……直到小童帮秦墨羽解封神力与记忆之后,他才知道,能够救长歌的凤凰石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消散,留在神殿的只是仿造品。神物只能用神物来换,为了秦墨羽,青姝用自己的元灵换回了长歌的生命,换回了他们以后在一起的岁月。三生池的元灵即人的灵魂,元灵消失青姝便会魂飞魄散。聪慧如秦墨羽又如何不知道,青姝终归没能放下凤逐日,她让他来送,便是不想秦墨羽日后杀他……全剧终

承德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天水的牛皮癣医院

上一篇:妖时代

下一篇:惹火娇妻顾少很凶猛2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