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101)

发布时间:2018-12-08 20:15:31 编辑:笔名
红色圣地上的呼啸声(101) 两人说说话又走了十多里,郭老三一看,已到了新宁县地界了。

在一个岔路口上,有两个赤卫军站岗,他们向郭老三要路条,郭老三理直气壮地掏出习仲勋的信。

一个识字的赤卫军一见,大声喊:“郭书记太太来了!郭书记太太来了!”他们热忱地放过了郭老三一行。

郭进庭见了郭老三和妻子、孩子,也很高兴,又看了习仲勋语重心长的信,感到惭愧。

他对妻子说:“你们来了,好,我欢迎。

”郭老三一听,把心也放下了。

来时憋在肚子里的一席话也咽下去了。

习仲勋拄着一条棍子下乡。

他走过一个村庄时,忽然听见有人坐在树下啼哭。

他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位年纪有五十多岁的老大娘。

那老大娘哭着,嘴里念念有词:“哎,我恓惶得很呀!天呀,我怎样活呀!阎王爷,你快把我叫去吧!” 习仲勋是个软性子人,听见老大娘哭诉,心里怪难受的。

他就问:“老大娘,你怎么啦?有什么难事,你就对我说。

” 老大娘头也不抬,眼也不睁,继续哭诉着:“哎,我恓惶得很啊!谁也救不了我的老汉呀!”习仲勋一听是这老大娘的老汉有甚么灾难,马上表态说:“老大娘,你相信我吧,我是习仲勋。

” 习仲勋三字真灵验,老大娘不哭了。

她抬头睁眼一看果然是习仲勋站在她的面前。

她擦干了眼泪说:“习书记,你快到我家看看吧,我老汉已经快咽气了。

” 习仲勋说:“好吧!我去看看。

”习仲勋搀着老大娘来到她家。

这家姓李,老汉叫李青林。

习仲勋走进那黝黑的窑洞一看,李青林躺在土炕上,奄奄一息。

他鼻孔里的血一滴一滴往下流,下面接着一个碗,已有半碗血。

习仲勋问:“你得的是什么病?怎样血流不止?”老大娘说:“村里人都说没见过这样的病,鼻孔一出血就血流不止。

”习仲勋问李青林:“大叔,你怎么了?”李青林轻轻动了一下手,说:“习书记,我快不行了。

我家穷得梆梆响,我死后,就用一块芦席卷住埋了吧!”习仲勋关切地问:“你家还有什么人?”“就一个儿子,去年被国民党进攻边区时拉去当兵。

就因为这事,村里人都说我们是反革命家属,有困难也没人敢管。

” 习仲勋心里全明白了。

他说:“大叔,你儿子不是反革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

来,我背你去边区医院看病,只要止住了流血,这病会好的。

”李青林说:“习书记,你是我们这里的父母官,我怎么能让你背呢?”习仲勋说:“不,我是人民的公仆,是为大伙服务的。

来,我背你去医院。

” 习仲勋背着李青林小跑前进,李青林的鼻血给他滴了1脖颈。

到了医院,陈院长、兰花他们立即进行抢救。

结果血是止住了。

但因李青林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