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赵作海描述遭刑讯逼供细节:生不如死就招了

2018-11-18 15:31:06
赵作海描述遭刑讯逼供细节:生不如死就招了 简要内容:赵作海:真是搁不住打得狠。

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

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

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

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来说,不要打了,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5月11日,河南省商丘市老王集乡余庙村,赵作海在其妹夫家中休息。

记者李强摄 “我是无罪释放。

”赵作海好几次把释放证摆到胸口,指着证说:“你们看,你们看,法院,无罪释放。

” 看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证叠起来。

有人拿去拍照,他伸着脖子,眼睛不眨,一刻都不离开那张证。

赵作海背微驼,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

他的哭总是突如其来,哭声从喉咙里咳出来。

不到一天,他哭了七八次。

利害的一次,是说起儿子到监狱看他,没有叫一声爸。

他愿意提到自己曾经挨打,说到激动处,站起来缩着身子和手,演示着怎么被铐在凳子上、怎样被打。

他不愿意提追责。

他总说,“我不懂,那是公众的事情,公家说怎样就怎样。

” 公众的人来慰问他,他会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手贴着裤缝,鞠一个躬,90度。

新京报: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作海:一入狱开始,头总是嗡嗡地叫,叫的常睡不着觉,这都是当时审讯时候落下的毛病,打的。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

在刑警队挨打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

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

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

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

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新京报:疼吗? 赵作海:直接放头上咋不疼呢。

炸一下炸一下的,让你没法睡觉。

他们还用开水兑上啥药给我喝,一喝就不知道了。

用脚跺我,我动不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新京报:能睡觉吗? 赵作海:铐在板凳上,那三十多天都不让你睡觉。

新京报:受得了吗? 赵作海:受不了咋办啊?他叫你死,你就该死。

当时刑警队一个人跟我说,你不招,开个小车拉你出去,站在车门我一脚把你跺下去,然后给你1枪,我就说你逃跑了。

当时打的我真是,活着不如死,叫我咋说我咋说。

真是搁不住打得狠。

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

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

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

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