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男子睡梦中被妻灌硫酸生命垂危其妻已被刑拘

2018-11-02 12:41:13

男子睡梦中被妻灌硫酸生命垂危 其妻已被刑拘

陈某的大女儿在病房门口守候。

男子睡梦中被妻灌硫酸

目前生命垂危,毒妇已被刑拘

看着结婚证,曾经的他们浅笑依偎。如今的他,半只脚踏入鬼门关,躺在市二医院6楼烧伤科重症病房内;而她,则身处铁栏杆之后,被南山公安分局刑事拘留。晶报获悉,南山区蛇口湾厦旧村一对夫妻因琐事争吵后,妻子涉嫌半夜用硫酸泼洒丈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已为人妻者下此毒手?她又是个怎么样的人?晶报对此进行了调查。

事件回顾

根据医院入院记录,9月10日凌晨,市二医院6楼烧伤科接收了一名被硫酸严重烧伤病人。晶报昨日调查获悉,南山区蛇口湾厦旧村一对夫妻因琐事争吵后,妻子涉嫌半夜用硫酸泼洒丈夫。据昨日有媒体报道,妻子是在半夜趁丈夫睡着后,往其口中灌高浓度硫酸,致使丈夫惊醒后,妻子仍往其身上继续泼洒。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南山警方证实。目前,丈夫仍在烧伤科重症监护室救治,医院检查烧伤面积达到85%,病情危重有生命危险。其妻已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南山警方刑事拘留。[1][2][3]下一页陈某与妻子的结婚证。

现场

重症病房外:

家属扎营陪伴

6楼重症病房内,41岁的陈某被层层看护着。由于伤势太重,达到了令人不适的地步,连也不忍入内,只能根据家属提供的照片了解其伤情:所见之图,触目惊心,赤裸着的全身大部分位置呈现乌黑色,多处硫酸烧伤,目前只能通过仪器维持生命。

病房外旁的楼梯口内,陈某家属神情哀伤,散坐一旁。他们已经在这里连续守候了多天,陈某三个孩子中的18岁大女儿、17岁二儿子在知悉父亲情况后,分别向各自的学校请了假,从老家江西赶来。谈起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两个孩子至今不能相信所见所闻,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往下流,眼神暗淡无光。

据陈某的侄子周先生介绍,陈某的病情十分危重,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一边向展示病情报告,一边口中喃喃自语:“真是太恶毒了……”

陈某的亲妹妹情绪稍为稳定些,她告诉,他们都是在事发后从各地赶来的,“事发当时家里只有他们两个,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人在病床上说不了话,一个被警方抓去了,我们也很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如果现在还能见到她(妻子),我一定会问:你怎么这么狠心下得了手!”前一页[1][2][3]下一页陈某脸部及咽喉部烧伤为严重。

病人昨晚垂危

就在采访时,陈某的主治医生过来通知家属,患者出现便血等症状,需要进行及时救治,并且通知直系亲属签署病危告知书。陈某的二儿子稍稍屏住呼吸,去到医生办公室,出来时双眼再度通红。

“医生说,明天能不能做手术,就得看今晚熬不熬得过去。前期我们已经花了26万,据说要保住命起码得一百万,还有后续治疗,我们已经能出的出,能借的借,但不知道今后怎么办,以后的治疗费怎么办,甚至不知道爸爸会怎么样……”小陈坐在楼梯间一旁,摆着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瘫坐姿势,令在场亲属伤痛欲绝。

说法

孩子口中:后妈有时会打我

涉事夫妻的十七岁的二儿子小陈,向道出这些年他和兄弟姐妹的所见所闻。

“她是我们的后妈,他们两个在一起十几年了,近才领的结婚证。”小陈口中的后妈,是指他和姐姐两人相对应的身份,后妈与父亲陈某,还育有一个小孩,今年刚满13岁,和他们一起,都在老家江西上学。

事发后,作为哥哥姐姐的他们,没敢把事情告诉弟弟,让婶婶照顾着他。“说实话,这种事,怎么敢告诉他。”言语之中,小陈对弟弟充满爱护之情。

在孩子的叙述中,努力还原了后妈张某是一个怎样的人:张某,湖北人,因为她,父亲跟自己生母离婚;也是因为她,父亲成了病床上那个无人能认出的人;夫妻俩的结合,年幼时的孩子们并没有太多印象——由于家庭环境不理想的原因,他们也没有过多地住在一起。夫妻俩在深圳打工创业时认识,孩子们则在老家上学,只有逢年过节、暑假寒假,才有机会见上一面,可即便是这样,见面并不算愉快。“她是个性格很古怪的人,对别人有要求就必须要他们做到,而且脾气很不好。又爱乱花钱,买六合彩、打麻将。毕竟是后妈,有时她会趁着父亲不留意的时候打我。”

陈某妹妹:她是在哥哥梦中下毒手的

孩子们不是没有抗争过,曾跟现今在浙江打工的生母投诉,但换来的只有“听话”的劝告。“我能理解,她又能做什么呢?”跟父亲的控诉有时能起点作用,但也仅限于此。“我父亲很疼她的,什么都让着她,她说要换个苹果,父亲就存了钱给她买,吵架也吵不过她。”

他的说法得到了姐姐的佐证。“父亲脾气很好的,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做出这样的事。”说到伤心处她泪如雨下,采访也一度中断。

据伤者陈某的家属介绍,陈某在深圳一家装修公司从事项目经理工作,在家人口中,他一向为人和善,但与妻子关系紧张,已经到了提离婚的地步。“他老婆曾经在今年年初提出过离婚,但是要求给20万元,他那里拿得出。”“她当面打孩子,他就会跟她吵,她连对自己生的孩子都态度很恶劣。”“双方性格不合是事实,我们做家属的